黃開泰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懸壺濟世 - 黃開泰首頁
人性·人文·文明之中醫正道
2019-11-01
字號:
    《圣經》有段話:“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人心詭詐,生存必惡,故消除惡之詭詐,凈化人的心靈,比發展物質實用性文化更加重要。西方文化精神,文藝復興之后唯物唯利、為我唯爭,市場競爭、經濟利潤、個人價值、民主自由等等成為精神實用性文化的關鍵詞。人心越來越詭詐,心機越來越重,惡被裹上了一層文化糖衣,富人、窮人,有權勢的人、被壓迫的人,人人都爭,社會淪為爭名奪利的斗獸場。

    西方文化精神,自私且貪婪、狹隘且野蠻,野性之爭因此深入到物質的、精神的、文化的等方方面面。中國文化的仁義道德、“天下為公”、“合和萬國”,很不利于強勢者為我唯爭,不利于資本家的利益最大化,因此,強勢者利用精神實用性文化,宣揚西方文化精神,圍剿、污蔑、歪曲中國文化,甚至將中國文化妖魔化。

    人性和野性的文化精神,勢如冰火,方向不同、路線不同,營造的社會生存關系不同。人性文化精神,構建人性之善的社會,提倡仁義道德、培養為公精神,個人利益服從大多數人的利益,家國情懷、奉獻精神是文化的道德標桿。野性文化精神,構建野性之爭的社會,提倡個人價值、宣揚功利成就,把絕大多數人的利益當成是自己一個人的利益,諾貝爾、福布斯、五百強是成功人士的文化標桿。

    中國文化凈化靈魂野性,制約強勢貪婪,制止惡之爭奪。西方文化圍剿中國文化,運用各種文化手段,勾引本能之惡,使自私自利、貪圖物質享受成為中國強勢者觀念意識,通過他們運用精神實用性文化,形成中國文化落后、腐朽共識,將仁義禮智信污名化,改變中國人的仁愛誠信之心。這樣的努力,并沒有完全成功,中國文化沒有像古印度、古巴比倫、古埃及那樣被消滅,最能反映中國文化人文精神的中醫學,仍然在中華大地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深受普通民眾的歡迎。

    但是,在西方文化的圍攻下,中國文化被邊緣化,中醫日漸式微,前景不容樂觀。迷信西方文化的中國人,祭起個人價值、民主自由、人權等西方文化。對中國文化精神橫加指責,用所謂的科學原則否定中醫,用市場經濟評判中醫。中醫的路走偏了,實驗實證、顯微鏡邏輯獲得的認識成為中醫的真理,學術沒有發揚中醫的文化精華,教學沒有傳承生命客觀的求是原則,臨床中醫辨證論治舉步維艱。

    中國中醫藥報官方號,轉發新華社北京2019年10月25日電:習近平總書記對中醫藥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加快推進中醫藥現代化、產業化,堅持中西醫并重,推動中醫藥和西醫藥相互補充、協調發展,推動中醫藥事業和產業高質量發展,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充分發揮中醫藥防病治病的獨特優勢和作用,為建設健康中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貢獻力量。”

    “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抓住了“加快推進中醫藥現代化、產業化”的根本。要是中醫人能夠真正落實,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中醫藥現代化、產業化就不是問題,中西醫結合就有了文化條件。

    醫療是當今的重要問題,世界健康大會年年開,疾病困擾年年突出,“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將以人為本的中醫理念,落實到現實的醫療保健之中,尊重活生生的人,尊重自然客觀的生命,實現中醫學以人為本的現代化,發揮好辨證論治的臨床優勢,這恐怕是解決人類疾病困擾的根本出路。

    中醫守正,提高辨證論治水平,這是現代化的基本要求。中醫現代化的實質,是以人為本,運用中醫理論,吸取中醫精華,有效地解決現代的疾病問題。中醫發揮以人為本的醫療優勢,有了比西醫更好的醫療保健效果,西方人便會學中醫、用中醫、看中醫,就會走向世界,產業化就能夠實現。不“遵循中醫藥發展規律,傳承精華,守正創新”,用實驗實證困住手足,無法發揮辨證論治的治療優勢,既談不上現代化,也談不上產業化。

    1949年以后,中醫藥事業倍受重視,從1980前后開始的振興中醫,近四十年了,但病人所期望的真正的中醫越來越少,流傳在社會上的中醫誤區越來越多。癥結在哪里?癥結在中醫的文化之路出了問題,沒有傳承中醫精華,沒有守正創新,偏離了以人為本、尊重客觀生命、臨床求實求是的文化道路。

    中醫學的文化精華是以人為本,是辨證論治,中醫臨床的正道是個體真實的三因制宜,其現代化是生命客觀的求真精神的現代化,是“與時偕行”(明·李宗梓《醫宗必讀》),仁心仁術的現代化。可這幾十年來,中醫把形態理論當正道,把病理生理當成創新,把循證醫學當現代化,沒有了活生生的人這個本,用實驗實證畫地為牢,把自己困在了顯微鏡邏輯之中了。

    人性醫學是中醫學的正道,堅持以人為本的人文精神,是中醫發展創新的文化前提。傳承中醫精華,尊重活生生的人是根本,認識人的生存關系,理解生命之應的客觀規律是基礎。人是什么?是活人,是有生命差異的人,是與天文、地理、人事相因相應的人,氣血陰陽動態平衡,表里經絡渾然一體,升降出入隨機變化。可近幾十年,中醫提出要科學化,標準化,丟掉了天人相應的生命客觀。落入了形態物質的窠臼之中。

    中醫和西醫是兩種不同的醫學文化,客觀基礎不同,本質特征不同,邏輯思維不同,一個以形態為客觀,專于治形,一個以生命為客觀,治療以證候病機為目標。中西結合的實質,是兩種醫學文化并重、并存、互補,而不是西化中醫,更不是用實驗形態的物質客觀,取代天人相應的生命客觀。

    我們把中醫現代化理解偏了,中西醫結合的路走錯了,不以人為本,不尊重生命客觀,將中醫理論看成是沒有本質的文字符號,要在形態之中找尋生理病理的疾病本質,所以在現實主流的醫療之中,只有西醫沒有中醫,每每需要政策扶持、鼓勵,來維護中醫的臨床地位,來支撐中醫的生存。

    中醫為什么全靠政策扶持,自己立不起來?為什么中醫從學術研究、學校教育到臨床實踐、醫療管理,處處都要西醫把關,沒有西醫的東西,中醫自己的就得不到承認?西醫不用中醫把關,不用中醫理論去求細胞、組織等的實質,走生理病理的路,遵實驗實證原則,無須政策專門扶持,也從不呼吁振興西醫,哪一個醫院不是門庭若市?

    無論什么文化,無論什么理論技術,只有走自己的路,遵循自己的邏輯規則,才能生存,才能發展。中醫沒有走經典理論確立的文化道路,沒有以天人相應的活生生的人為自己的客觀基礎,背離了辨證論治的臨床原則,非要東施效顰,走生理病理、循證醫學的西醫文化之路,一旦沒有政策扶持,要想不亡都難。

    振興中醫,傳承精華、守正是前提,只有傳承了中醫精華,走上中醫正道,創新的成就才是中醫的成就,中醫才能發展振興。中醫是活人的醫學,不是實驗室里走出來的尸體醫學,臨床實踐性很強,若用生理病理、循證醫學困住中醫臨床,中醫永無翻身之日。

    作為一種文化,中醫理論集中體現了中國文化的人文精神,反映了世界以人為本的文化方向,中醫復興。既有復興中國文化的現實性,又有維護天人相應的生命可持續發展的前瞻性,是解決疾病困擾、解決世界健康問題的正確道路。

    中醫是活生生的人的醫學,是多維時空動態關聯性的生命醫學,辨證論治尊重活生生的人,認識判斷疾病本質的客觀依據,是就診病人的在臨床所反應出來的所有癥狀,不是實驗室指標,不是病理結論。在“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的中醫臨床模式之中,所有看得見、摸得著、感覺到的東西,包括所有的西醫實驗室的檢查結論,都屬于疾病現象,是“癥”而不是“證”,不能直接當成治療目標,只有對臨床疾病現象,即臨床癥狀,經過病性之辨、病位之辨、病邪之辨、病種之辨、病形之辨和病勢之辨等病機分析,形成“知犯何逆”的結論,才是“證”,才符合“隨證治之”原則。

    “證”的本質是病機,是《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治病必求于本”的“本”。多少年來,我們只講創新,只講現代化,只講循證醫學,不講傳承精華,不講守正,不僅拋棄了三因制宜客觀求實求是的精神,連經典理論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都變成了選修,可有可無了。違背以人為本的文化精神,不講天人相應的實事求是,拋棄了經典理論,違背辨證論治的臨床原則,中醫就不叫中醫。中醫走中國文化的正道,傳承經典理論的精華,才能振興中醫。

    今天的中醫,用實驗標準否定三因制宜,凡是實驗室認為有毒、用藥超過了《藥典》劑量,中醫必須雙簽字,承擔所有的醫療風險。西醫是病人簽字,把可能存在的風險責任統統推給病人,中醫要求醫生雙簽字,把所有的風險壓在醫生身上,臨床中醫戰戰兢兢,辨證論治如臨深淵,怎么能夠取得療效?

    以人為本,藥量該重就要重,該輕就要輕,輕與重的依據在病機,在病勢的輕重緩急。同樣一味細辛,在《傷寒論》,小青龍湯證用三兩,在316條真武湯加減法中用一兩,在烏梅丸中用六兩(這里的計量單位,是《傷寒論》原文的計量單位),從一兩到六兩,相差六倍,這在今天以實驗實證為依據,《藥典》劑量為法規的中醫臨床,誰敢!

    不堅守以人為本的正道,《藥典》規定三克就只能三克,超過就要雙簽字。《藥典》規范的中藥劑量,有的臨床適合,很多臨床不適合,沒有哪一個人輕重緩急的病情,是按照理論標準發生,是按照《藥典》劑量統一的。實事求是、“隨證治之”,不能將《藥典》機械化,但是,這樣做的話,中醫承擔一切醫療風險,哪怕與醫生的處方無關,只要在服藥期間發生的,醫生就會被告上法庭,哪怕最后能夠無罪,心理也會遭受沉重打擊。

    不管中醫還是西醫,不管治療的正確性有多大,臨床都存在風險,甚至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西醫可以病人簽字,來避免意外風險責任,中醫則醫生雙簽字,把風險全部承擔。病人走進醫院,沒有治好,甚至發生意外去世,病人能夠理解、包容,若是服中藥,稍有一點反應,就興師問罪,發生意外,就要告到法院,搬出《藥典》,搬出實驗室依據,要求巨額賠償。西方文化,以物為本,不講中藥七情配伍,不講君臣佐使間的減毒與增效,甚至將實驗室里分子化的結論,放大為活生生的人的普遍效應,醫生害怕出問題,病人不愿服中藥,寒蟬效應越來越大,中醫臨床的文化環境越來越差。

    中醫不能總是自我感覺良好,無視中醫越來越糟糕的文化環境,頑固地把西醫生理病理作為中醫本質,把循證醫學作為現代化途徑,堅持西化中醫的文化道路。西方文化是強勢的,形態觀念是狹隘的,它們對自己無法理解的事實,不是加以否定,就是不承認,對于與自己的理念不同的文化,不是抹黑歪曲,就是封殺打壓。

    世界上的傳統文化,紛紛倒在了唯物唯利、為我唯爭的文化精神腳下,現在只剩下中國文化、中醫學,根本原因就是中國文化的人文精神,中醫學的人文關懷。中醫藥振興,中醫現代化,中國人自己要客觀,要尊重中醫,要讓中醫走以人為本的正道,不能戴著病理生理的有色眼鏡評判中醫,更不能用循證醫學的邏輯閹割辨證論治。遺憾的是,這樣的事我們自己做得太多了,中醫走不了中醫的正道,實驗實證為實現代化的文化途徑,生理病理為中醫理論的本質,要循證醫學不要辨證論治,所以中醫危機年年有,振興中醫年年講,但卻是總依賴政策的扶持、幫助。中醫牌子掛了很多,但很多掛中醫牌子的,耳朵上掛的是聽診器,眼睛看的實驗報告單。口中的診斷是形態學異常,沒有走中醫路。

    從歷史看,中醫都是與時俱進的,不與時俱進,治不好病,發揮不了醫療保健的文化作用,我們從《內外傷辨惑論》、《脾胃論》、《傷寒瘟疫條辨》等古代醫籍中,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這一點。

    中醫是現代化的生命醫學,辨證論治是現代化的醫療模式。前有金元四大家,后有清代葉薛吳王,近代有張錫純、鄭欽安,扶陽理論來自辨證論治的臨床,滋陰學說來自辨證論治的臨床,歷史上枝繁葉茂的各家學說,無不是通過辨證論治的現代化,守正實踐、發展創新的成果。

    (待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醫師,四川省科學城醫院退休。16歲跟師學中醫,通過函授獲得本科學歷,從事臨床四十余年,獲得病人廣泛贊譽,每天門診量50人次左右,發表中醫學術論文四十余篇,出版《中醫之和-辨證論治的生命哲學》專著一部。個人郵箱:[email protected]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rgxhzt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时时宝典老版本4.2.0 福彩开奖双色球 才发现的赚钱 捕鱼达人开户 黄金版杀号软件 大地彩票群 天天街机捕鱼单机版 村村通可以赚钱吗 黑龙江快乐10分软件 重庆时时五连号 博彩老板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越 pk10杀号软件 买螺丝钉子赚钱吗 排列3和值遗漏 彩票88首页 免费淘小说赚钱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