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雪峰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鄉村治理 - 賀雪峰首頁
在熟人社會中激活階層研究
2019-11-04
字號:
    一

    階層是社會學極為重要的概念。階層研究也一直是社會學研究的熱點。韋伯以收入、職業、聲望三個維度來對階層進行定位。陸學藝主要以職業將中國劃分為十大階層。無論是韋伯對階層的定義,還是陸學藝對中國階層的劃分,都屬于宏觀社會學的研究,如何將階層這個概念在微觀社會學中激活,從而用于研究熟人社會正在發生經濟分化所引發的對個體的強烈沖擊,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有待開掘的研究領域。

    在浙江寧波寧海調研,農民說,“我們這里過日子容易,攢錢不容易”,紹興柯橋的農民說,“我們這里人的資產多,存款少”。寧海和柯橋都屬于浙江經濟發達的地區,在全國百強縣排名中也都很靠前,為何農民攢錢不容易,存款少?同時又資產多,過日子容易呢?

    浙江寧波、紹興是浙江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也是全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應該說,寧紹農村是全國最富裕的農村了。我到寧波、紹興農村調研過多次,十分驚訝于農村場面之大之鋪張。只要有宅基地,農民一定會建別墅式的住房。今年在寧海桃源街道調研,調研村舊村改造,給每戶劃三塊宅基地,幾乎所有農戶都自建四層別墅式住房,建筑面積普遍有400平米左右,僅建筑成本即達60萬元左右。寧紹地區農民建房并不象華北農村農民只追求高大而不在乎裝修,而是必須要有與外在高大相匹配的內部裝修,因此,花60萬元建筑的住房,至少要花40萬元裝修,一套住房建下來,花費百萬元是很常見的事情。也是因此,凡是到過寧紹地區以及杭嘉湖平原乃至江浙農村的人都一定會看到農民修建的高大精致的別墅式樓房,聳立在土地上的別墅式的樓房向所有人展示了以江浙為代表的長江三角洲地區農民的富庶。有趣的是,寧紹地區的農民似乎認為每一代人都應當建造屬于自己的房子,即使父輩所造房子仍然相當好。改革開放以來,寧紹地區乃至長三角地區的農村一直處在建房的亢奮之中,至今不息。對于一家三口最多五口的農戶來講,400平方米的住房實在太大,真正住得上的,按當地農民的說法,最多也只有一半。

    與高聳的精致裝修的農民住房一樣可以展示寧紹農民富庶的是酒席檔次。在柯橋安昌鎮調研,一般酒席,一桌的花費是4000多元,婚喪嫁娶最少要置辦20~30桌,多則要置辦50桌甚至更多,僅酒席花費就要10萬元以上。問有沒有人辦1000~2000元的酒席?村民反問一千元的酒席有什么可以吃的呢?實際上,按村民的說法,4000元一桌的酒席,真正能吃掉的也不過1/3,大量都是浪費掉了。

    除了建房子、辦酒席以外,場面上很重要的一個消費是買車。買車的主要目的顯然不是代步,而至少是不能落后。若是買不起好點的車,就不如不買,因為車價高低都是明擺著的。

    建房、辦酒、買車等等場面上的消費,數額巨大,對于村中辦廠經商的富人群體來講,這個支出當然只是九牛一毛,算不得什么。問題是,就是在富庶的長三角地區,絕大多數農民的主要收入還是來自“上班”。所謂“上班”其實也就是在附近工廠打工。這些打工的收入與外來農民工打工收入相差不多。工廠雇工關心的是利潤而不關心是哪里人。當然,本地人在附近工廠打工或“上班”,較外地人有幾個優勢,一是更可能做技術工或管理者;二是相對輕松的工種;三是年齡比較大的當地人也容易找到適合的工作。與中西部農村老年人只要能動就仍然下地種田一樣,寧紹地區農村老年人只要身體健康就一定會想方設法掙錢;四是不用租房,不用付房租。但即使如此,當地農民“上班”所獲收入也不會比外來農民工高很多。也是因此,相對于巨額的場面消費,寧紹地區或長三角地區或沿海經濟發達地區的一般農民,其收入就十分有限了。

    為了用有限的收入去應對巨額的場面消費,一般農戶的辦法就是精打細算,不該支出的地方一律不支出。在浙江農村調研,聽過很多次浙江人對外地農民工尤其是貴州農民工的評價,其中之一就是貴州人太喜歡吃喝了,每次發了工資都會成群結伙大吃大喝。柯橋區有一個村支書說,我們這里的人都將錢看得很重,一般不會亂開銷。他講了一個親身經歷的事情,就是他到四川推銷布料,坐火車遇到一對農村夫婦帶上初中兒子到杭州旅游,一問經濟條件并不好,甚至家里還沒有蓋樓房。這個村支書就認為這對四川夫妻太破費了,干嘛要花錢讓上初中的兒子到杭州旅游?攢下錢來蓋房子不好嗎?不蓋房子也可以置辦家業啊!四川的那對農民夫妻說,人生一世還不都是為了子女,讓子女見世面比置辦家業要重要。村支書對我們說,四川夫妻的一番話讓他很吃驚,他認為四川夫妻的話有道理。他反思的結果是,紹興人太看重錢而陷到錢眼里去了。寧紹地區的農民正是通過勤扒苦做,精打細算,才有了顯示出當地富庶的場面上的那些消費。也才會“有資產、無存款”,“日子好過、攢錢難”。

    二、

    現在的問題是,寧紹地區的農民為何會為了場面上的那些消費而勤扒苦做、精打細算?一方面要最為理性地增加收入,一方面又毫無理性地擺出排場?

    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必須回到寧紹地區經濟發展的同時所產生的經濟分化與社會分層。改革開放以來,寧紹地區乃至整個中國東部沿海發達地,因為集體企業、個私企業或者“三來一補”的發展,而出現了“村村點火、戶戶冒煙”,集體、個體以及外來資本的鄉村工業快速發展。在《土地管理法》出臺及嚴格執行之前,包括寧紹地區在內的沿海地區,農村集體土地被大量用作工業發展用地,整個東部沿海地區出現了相當均勻的工業擴張和經濟增長,幾乎每個村莊中都辦了工廠,都有人經商。其中差異在于,蘇南地區村莊發展多為集體辦的鄉鎮企業,浙江省多為個體私營企業,珠三角多為外來“三來一補”企業。到1990年代后期中國出現生產過剩,集體性質的鄉鎮企業經營效率明顯不如個私企業,蘇南以及浙江一些地區的集體企業改制為個私經濟。持續的經濟發展不僅吸引了大量外來勞動力,而且形成了產業集群,從而,在村莊熟人社會內部出現了大量辦廠經商致富的企業家群體,這些企業家經濟收入很高,其收入水平遠遠超過了村莊中的一般村民,同時,他們又仍然生活在村莊中,且他們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這些村莊熟人社會中產生并生活于其中的企業家群體或富人群體,因為經濟收入高,他們就可以將自己過去的舊房拆掉建豪華別墅,就買得起豪車,就可以辦得起豪華婚禮,就提高酒席標準與人情往來的標準。

    在熟人社會中這些富人的“場面”消費不僅會刺激本村村民,而且直接與村民發生聯系。婚喪嫁娶,無論是人情的標準還是酒席的標準,一開始時都大致是一致的。婚喪嫁娶,送人情一次1000元,還人情也就一次1000元了。吃酒席一桌3000元,辦酒席也就不能低于一桌3000元了。村莊富人群體在場面消費上是九牛一毛,一般村民卻越來越感到吃力。最終,有少數貧弱的村民難以應對這樣的場面消費,他們被排斥出這樣的場面消費,并因此成為村莊中辦不成事說不起話的邊緣群體,成為了熟人社會中的邊緣人甚至陌生人。大部分村民則會想方設法通過勤扒苦做、精打細算,在場面消費跟上形勢。

    勤扒苦做、精打細算,就必然在不該消費的地方節儉,家庭成員中的老年父母就一定要參與到力所能及的生產中去,閑暇時間就沒有那么精致從容,家庭成員甚至容易為了利益發生爭執乃至公開的沖突。相反,富人群體,家庭收入高,生活中的精致不是包裝出來的,而是從內向外展示的,他們可以讓父母退出生產而有更多外出旅游的機會,顯得更懂孝道,他們可以讓子女接受更好的教育,從而顯得更重視子女教育,他們有更多時間和經濟能力進行文化娛樂活動,顯得更有品位,他們當然也更慷慨。“富人求異”,他們有追求不同于一般村民狀況的更高消費與品味的能力。一般村民則是竭力求同,少數最為貧弱的群體則被排斥出村莊的場面消費的競爭。

    在富人求異、一般村民求同的這個進程中,村莊熟人社會即形成了一種以消費論高低的地方性規范,富人通過在村莊內的消費將村莊熟人社會變成了自我實現的場所,富人的場面消費主導了村莊內的文化再生產,成為標準,成為規范,成為對弱勢群體的排斥機制。在這個富人通過場面消費來主導文化再生產,及排斥最弱勢群體為村莊邊緣人的過程中,村莊內的一般村民則苦苦追趕,以免被排斥出局。一般村民因此喪失了其消費的主體性和文化再生產的主體性。在村莊這個熟人社會中,三個不同的群體:富人群體、一般村民、貧弱群體,通過面對面的互動,共享了一套由富人群體所發明、所主導、所暢游于其中的場面消費與文化再生產,形成了對一般村民極為不利的并將貧弱村民排斥出局的公共生活上的政治正確。

    在村莊熟人社會中所產生的由富人群體所主導的對一般村民和村莊貧弱群體不利的場面消費,顯示出村莊熟人社會中富人群體的文化消費構成的對其他群體面對面的壓力乃至壓迫、剝削和排斥。在這個過程中,人數很少的富人群體獲得了體面、尊嚴、美好感受,大多數村民疲于奔命,最弱勢群體則被排斥出去,他們具有強烈的無力感、自卑,成為村莊中徹徹底底的說不起話辦不成事的失敗者,甚至自暴自棄。這些弱者就被富人所主導的文化與價值自我論證為失敗者。最為重要的是,這個過程是自然而然進行的,是所有人都認同的,是弱勢群體也參與到這樣一個進程的合法性建構中來的。

    在這樣一個合法建立起來的剝削性的場面消費不斷展示的過程中,一般村民苦苦追尋,被排斥出去的失敗邊緣群體退出村莊公共生活與競爭,回到家庭甚至退到宗教以尋求安慰,這種后退也可以看作一種反抗。問題是,為什么作為多數人的一般村民缺少了主導自己消費的能力?喪失了文化主導權?

    當富人很少時,富人炫富、高消費就只是特例,沒有人跟進。富人無法主導公共生活。富人人數有一定規模,且一般村民也開始有人有能力跟從時,少數富人的場面消費就逐漸有了對所有人的示范壓力,這種壓力到了一定程度就會成為霸權性的,就無條件成為所有人必須遵從的規范。但若是村莊中富人群體與一般村民之間的流動性降低,富人群體相對穩定,一般村民也很難再有上升空間時,村莊內可能出現結構的固化,典型是富人與一般村民之間出現明顯區隔,富人與一般村民之間的聯系大幅度下降,各有各的朋友圈,各有各的文化,這個時候,一般村民反而具有了文化的主體性。

    當前中國沿海發達地區的農村仍然處在快速變動中,村莊社會結構也在重構。在熟人社會內部,不同收入群體之間通過面對面的壓力,以人情、消費等構成的互動越來越具有階層性質。或者說,正是熟人社會的背景為村莊中不同群體之間的互動提供了動力,在這個動力作用的過程中,村莊不同收入群體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三個不同的階層:富人階層、一般村民、貧弱群體。正是富人群體所主導的場面文化造成了沿海發達地區越來越畸形的場面消費,造成了農村中的文化問題。

    在村莊熟人社會中激活階層研究正當其時。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湖北荊門人,1968年生,現為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 主要從事鄉村治理和鄉村建設研究。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rgxhzt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时时宝典老版本4.2.0 新浪斗地主金币 公式规律论坛 北京pk10赛车开奖 全民捕鱼达人5 老k棋牌每天送6元 大乐透最佳投注方案 辽宁快乐12选5最大遗漏 快乐飞艇从几点开始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 蹦蹦网幸运28投注技巧 天猫优惠卷葳fxsh33赚钱 AG水上乐园 极速11选5大小规律 七乐彩杀号定胆精准科学 迅雷赚钱宝映射ip 群英会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