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山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東方老道 - 包海山首頁
從鄂爾多斯啟航,促進全球地方學融合發展
2019-11-05
字號:
    一、引言

    2002年5月30日,原伊克昭盟(2001年撤盟設市為鄂爾多斯市)副盟長奇朝魯,在鄂爾多斯日報發表文章《開掘鄂爾多斯人文資源,弘揚鄂爾多斯文明精華——關于開展鄂爾多斯學研究的思考》,第一次在媒體正式提出“鄂爾多斯學”概念。他認為,創立鄂爾多斯學是一項全新的事業,也是一項龐大而艱巨的系統工程。創辦鄂爾多斯學研究會,把國內外有志于鄂爾多斯學研究的各界人士廣泛聯絡起來,納百家之言,匯百家之智,發動大家的力量,集思廣益,群策群力,必將使鄂爾多斯學這一得天獨厚的優勢發揚光大。

    2002年9月16日,鄂爾多斯學研究會正式成立。它是經鄂爾多斯市委、市政府批準、市民政局注冊登記的專門研究鄂爾多斯學的群眾性學術團體,是市社科聯的團體會員。2004年被內蒙古自治區社會科學聯合會吸納為直屬團體會員。鄂爾多斯學及其研究會創立17年多以來,以“知識體系+應用服務”為基本架構和功能,以探索規律為根本任務,以道法自然為終極目標,努力全方位、深層次、多領域、系統性研究學術并服務社會,取得很大成績,出版《鄂爾多斯學大辭典》《我與鄂爾多斯》等一百多部著作,其中有關鄂爾多斯學的《鄂爾多斯學概論》《比較研究與集成創新——鄂爾多斯學學科建設探索》等有十幾部,多次被評選為“全國先進學會”“全國先進社會組織”“全國社科聯創建新型智庫先進社會組織”等,奇朝魯會長2009年當選內蒙古自治區“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和全國“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

    在鄂爾多斯學及其研究會創立之初,本土學者全秉榮撰文《悲壯的起航——寫在鄂爾多斯學起步之初》:在有些人發出“鄂爾多斯學究竟能夠走多遠”的質疑的時候,鄂爾多斯學以及它的伴生雜志《鄂爾多斯學研究》宣告創刊,無疑是一種悲壯而沉重的啟航。但它畢竟是啟航了。我們似乎感受到一種甘于寂寞、甘于清貧的品質在此開始慢慢成長,就像鄂爾多斯荒漠大野里耐貧瘠、耐干旱的植物一樣。但它啟盼的依然是春風化雨的滋潤和陽光、沃土的培育。我們為鄂爾多斯學的研究充滿了信心。道路就在腳下,目標就在前方,即便是悲壯的啟航,也具有民族凝聚的親和力與人才優勢的爆發力。在悲壯中誕生的鄂爾多斯學,一定會譜寫一曲又一曲的精英文化的壯歌,必然會形成鉤沉歷史、關照現實的時代壯歌。

    鄂爾多斯學是地方學。地方學是一個大概念:從平行關系來看,有北京學、上海學、臺灣學、內蒙古學等,也有中國地方學、韓國地方學、日本地方學等;從局部與整體的關系來看,有鄂爾多斯學、內蒙古學、中國地方學、亞洲地方學、全球地方學等,而在地球自然村這個地方,全球地方學包含了所有的地方學。

    深情回望來時路,坦然再啟新航程。悲壯啟航的創立和研究鄂爾多斯學的人們相信,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鄂爾多斯學的研究,立足當地,放眼全球,努力駛向全球系統性地方學研究的學術海洋。

    二、把握學科建設內涵,拓寬融合發展外延

    在鄂爾多斯文化研究基礎上,創建跨學科的鄂爾多斯學學科知識體系,使鄂爾多斯成為有自己新的學科知識體系的地方,促進鄂爾多斯經濟社會文化生態一體化融合發展,這是鄂爾多斯發展中的一個創舉。

    那么,為什么創建鄂爾多斯學?鄂爾多斯學及其研究會創始人之一奇朝魯,在《回顧與瞻望——寫在鄂爾多斯學研究會一周年之際》中感言:使命感和責任感決定我們去追求這種選擇,去做信仰和信念決定我們應該做必須做的事情。志同者必然道合。對事業的認同感匯集成一股巨大的信心和力量。

    信仰和信念決定應該做、必須做的事情,是全力以赴做的事情,是生命能量轉化出來必然所做的事情,也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對內在的生存和發展理念的認同,使志同者必然道合,從而匯集成一股巨大的信心和力量開創共同的社會事業。

    對于亞洲文明交流互鑒以及亞洲地方學交流合作來說,2019年具有特殊意義:這一年有兩個“首屆”,而且都在“道法自然”。

    在國家層面,“首屆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于5月15日在北京隆重開幕;在民間層面,“首屆亞洲地方學與地方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于10月26—27日在北京舉辦。

    習近平主席在首屆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主旨演講中指出:“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是中華文明內在的生存理念”。我們深刻理解“道法自然”這個中華文明內在的生存和發展理念至關重要。鄂爾多斯學研究會第一任會長奇朝魯在《淺議地方學和地域文化》中認為:“地方學研究的根本任務是探索規律,終極目標是道法自然”。可見,鄂爾多斯學研究對中華文明內在的生存和發展理念的認知和把握是精準的,由此使志同者必然道合。

    (一)地方學的內涵

    所謂內涵,是一個概念所反映的事物的本質屬性的總和。地方學的內涵,就是地方學這個概念的本質屬性的總和。

    地方學是學科知識體系,學科知識體系是人類思維的產物,而人類是自然界的產物。這是三個不同層次的概念,但是在本質上是密切相關的一個有機整體。

    恩格斯指出:“辯證法就歸結為關于外部世界和人類思維的運動的一般規律的科學,這兩個系列的規律在本質上是同一的”。外部世界即自然界有其運動規律,人類思維也有其運動規律;人類作為自然界的產物,人與自然都服從同樣的規律支配;而地方學就是應用辯證法,揭示和遵循人與自然這兩個系列在本質上是同一的客觀規律。因此,對地方學這個概念的本質屬性,可以在學科體系、人類思維、自然界,這三個層面來探討。

    1.學科體系

    “地方學”,是“地方”文化特色與“學科”普遍原理的辯證統一。

    恩格斯指出:“歷史進程是受一般規律支配的”,“在表現上是偶然性在起作用的地方,這種偶然性始終是受內部的隱蔽著的規律支配的,而問題只是在于發現這些規律”。

    在表現上是偶然性在起作用的地方,可以形成各具特色的地方文化,而始終支配人類歷史進程的內部隱蔽著的一般規律具有普遍性。有些地方學很多年被當地特色纏繞而“裹足不前”或找不到出路而“踏步不前”,主要是因為沒有對學科知識體系的普遍原理進行深入研究。我們能不能在研究各具特色的地方文化基礎上構建系統性學科知識體系,就取決于能不能發現、認識和把握始終支配包括每個地方在內的人類歷史進程的內部隱蔽著的一般規律。

    2.人類思維

    從人類自身來看,勞動和語言創造了人。文化作為內在靈魂,是人的思維和行為的總和,而人的一切活動,都是通過思維(包括本能反應和潛意識)支配行為的過程。

    對思維和意識,恩格斯說:“如果進一步問:究竟什么是思維和意識,它們是從哪里來的,那么就會發現,它們都是人腦的產物,而人本身是自然界的產物······人腦的產物,歸根到底亦即自然界的產物”。

    可見,思維和意識歸根到底都是自然界所產之“物”,只是由于思維、意識、精神等超三維無形無象的暗物質存在、隱性運動的特點,不同于三維物質運動的顯性表現形式,它一般只在思維、意識、心理、精神、智慧、靈感的外化時才能體現出來。例如,我們在互聯網上的溝通交流,就是一種思維和意識的信息結構的接收、識別、篩選、重組、整合、創新等,可以通過外化為某種思想文化體現出來。這些就是我們創建地方學學科知識體系的是思維和意識基礎。

    3.自然界

    在自然界層面,“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是謂天地根”、“似萬物之宗”,人類是萬物層面上的產物。不是人類想成為人類才出現了人類,而是自然法則決定了在自然界必然會出現人類,所謂“始生人者天也,人無事焉”。

    由此可以看到,包括人類自身自然在內的整個自然界的“來龍”;而對“去脈”,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與天地因“法”的合一而天地人合一,最終共同道法自然。正是在自然界層面,我們才能深刻理解,作為“類主體”,道法自然、天地人合一,是人類文明共同的內在生存和發展理念。

    (二)地方學的結構

    地方學研究是為了解決社會現實問題,而社會現實問題往往超越任何學科的界限,因此跨學科、融學科的系統性地方學學科知識體系應運而生。

    由于研究一些復雜的問題需要多個學科的知識,學科發展又出現了融合的趨勢,傳統經典學科間的界限被不斷打破,學科的邊界被重新劃分,一些交叉學科和多學科的研究領域開始大量出現。學科的融合需要學者經常性地在學科的邊界開展交叉學科的研究,具有多種學科知識背景的學者更容易將知識通匯交叉,產生創新的思想,而地方學就是這種創新思想的產物。

    所謂系統性是相對而言的,總有一個系統包含了所有的系統。系統性地方學,既包括在當地的跨學科研究,也包括各地方學之間的跨學科研究。在地球自然村這個地方,全球地方學是一個有機整體。在這樣一個巨系統內,可以看清楚地方學的結構及其學科知識體系的內聯與外延,從而更好地把握學科建設的內涵,并拓寬融合發展的外延。

    1. 地方學的根基、主干、枝葉

    如果把全球地方學比作一顆參天大樹,那么做一個剖面示意圖來看,主要是由根基、主干以及枝葉這三個部分組成的跨學科、跨地域的系統性學科知識體系。

    地方學的內涵即本質屬性決定了地方學的根基,是自然法則。道法自然、天人合一是人類共同的內在生存和發展理念,因此全球地方學學科體系必然生成于這個共同的根基。

    作為科學,每個地方學都必然探索和揭示不受地域局限、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由此形成地方學的主干。習近平指出: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形成的成果及其文化形態,“是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主體內容,也是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發展的最大增量”。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這具有普遍意義。馬克思理論揭示了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因此它的全球化創新發展,將會成為人類哲學社會科學的主體內容和最大知識增量,也會成為全球地方學學科體系的主干部分。

    地方學的枝葉,是從全球地方學共同的根基和主干生成開來的各地方學,例如亞洲地方學、中國地方學、內蒙古學、鄂爾多斯學等不斷細化的地方學。全球地方學只有形成一個有機整體,才能更接地氣,吸納更多的陽光雨露,從而根深、干壯、枝繁、葉茂。

    2.地方學的小網格、大網絡

    創建系統性地方學,就是在全球科學文化大網絡上進行整體研究,在地方特色小網格里進行微觀研究,在各個網線和結點進行對比和平行研究,使這種網絡、網格、網線、結點形成一個有機整體。當全球各地方學都能夠既立足當地、又跳出地方看地方,既研究小網格里的文化特色、又探索大網絡的普遍原理時,就可以把個性特色與普遍原理有機結合起來,共同描繪原本是完整的全球自然生態環境和人文歷史發展的巨幅動態畫卷。

    (三)地方學的融合

    地方學的內涵與結構決定了地方學學科知識體系的融合發展。

    地方學不是自我封閉,不是對科學文化的割裂,而是匯集和融會更多的人類智慧,共同探討真理,由此如馬克思所言:“合乎真理的探討就是擴展了的真理,這種真理的各個分散環節最終都相互結合在一起”。系統性地方學研究的優勢,是有共同的根基和主干,由此生長的枝葉都具有內在必然的聯系。

    遵循客觀規律的地方學研究,順應了不同地方和民族的歷史和文化逐漸成為世界歷史和文化的必然發展趨勢。馬克思恩格斯說:“各個相互影響的活動范圍在這個發展過程中越是擴大,各民族的原始封閉狀態由于日益完善的生產方式、交流以及因交往而自然形成的不同民族之間的分工消滅得越是徹底,歷史也就越是成為世界歷史”。可見,隨著生產方式的日益完善、活動范圍的不斷擴大和交流層次的不斷深入,特別是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民族歷史、地域歷史會成為世界歷史,民族文化、地域文化也會成為世界文化中的組成部分,會形成全球經濟社會文化生態一體化融合發展的有機整體。

    對地方學的融合發展,韓國和日本學者有獨到見解。

    韓國首爾市立大學首爾學研究所所長李益柱:回顧韓國歷史,從古代到現在,中國的文化對韓國的文化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可以說,首都首爾就是在這種歷史和文化的交流中書寫了歷史。

    韓國關東大學東亞經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奎泰:地方研究確實不局限于當地,而是可以擴大為國外地區聯系到世界各地,可以延伸到系統性認識人類世界多種文化。

    日本富士學會理事長佐野充:在當今世界,地方學作為以一個區域所有領域為研究對象,在綜合研究中尋找更好解決問題辦法的一門學問被廣泛認可。我們富士學會所探求的富士學,是以富士山及其周邊地區為主要研究對象,從人類的視野與跨學科綜合研究的角度,解釋明白日本文化本來的模樣,摸索日本未來圖景的學問。

    作為類主體,從人類的視野與跨學科綜合研究的角度,在人類文明多元一體的融合發展中,可以解釋清楚全球每個地方的本來模樣,可以預測描繪世界各地的未來圖景。                               三、促進學術聯盟建設,搭建學術交流平臺

    全球系統性地方學研究,有“同一個主題”、能夠形成“同一個平臺”。地方學學術聯盟的建設以及學術交流平臺的搭建,為此創造了條件,開辟了具體路徑。

    (一)促進學術聯盟建設

    2002年,創建鄂爾多斯學研究會這個研究鄂爾多斯學的民間學術團體,這可謂是一個小范圍的地方學學術聯盟。

    2005年,在鄂爾多斯學研究會的倡議下,溫州學、泉州學、潮州學、揚州學、徽學六家地方學研究機構共同發起創立了中國地方學研究聯席會,并由鄂爾多斯學研究會擔任第一任輪值主席方。2008年,輪值主席方移交北京學研究所,目前會員單位有30多家。通過聯席會的方式,把分散在全國各地的地方學研究機構以及海內外從事地方學研究的學術團體和有識之士聯合起來,發揮人才的聚集效應,形成合力,有組織地開展學術交流、互通信息、共享成果,把地方學研究工作引向深入,得到進一步的提升。這是一個逐漸擴大的地方學學術聯盟。2019年,北京學研究所作為中國地方學研究聯席會執行主席單位,與日本和韓國地方學研究機構合作,在北京舉辦“首屆亞洲地方學與地方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共同推進亞洲地方學學術聯盟建設,這是一個更大的地方學學術聯盟。未來還會發展為全球性地方學學術聯盟,因為地球自然村本身是不可分割的需要系統性研究的一個有機整體。

    對地方學學術聯盟的建設,從韓國地方學研究者“在北京學研究所成立20周年紀念會上的致辭”中,看到他們的全球視野。

    李益柱:首爾學研究所在過去的20年里,與北京學研究所一直保持著學術交流。首爾學研究所曾參加過2012年由北京學研究所舉辦的全國地方學大會。當時看到來自各地的研究者分享地方學研究成果,感觸很深。回到韓國之后,我們開始舉辦地方學論壇,每年舉辦2次,有效整合了韓國地方學研究資源。

    李奎泰:中國地方學的研究活動方面,北京學研究基地聯合中國各地的地方學研究單位,形成了中國地方學研究全國化的趨勢,促進交流合作,使中國地方學成為一個成功的學術領域。希望以此作為一個國際化的平臺,構建中國的地方學研究界與韓國、日本地方學的合作網絡,持續把中國的地方學研究的合作領域擴大為世界化。韓日地方學界各自國內學術聯網,若由北京學研究所的中介與中國地方學研究界建立合作研究活動網絡的話,我們大家期待的各個地方學的國際化的研究網絡將會成功展現出來,一定會成為世界性的一流學科。

    地方學研究之所以協同創新、融合發展,之所以引向深入、走向世界,主要是由兩個方面的要素決定的:一是學術乃天下公器,二是研究對象本身是小網格與大網絡形成的一個有機整體。

    北京學研究所張勃研究員在《概念、視角與追求:中國地方學的興起》中認為:“學術乃天下公器,只要一個人有志于地方學研究,無論他身居何方,都可以從事地方學研究。對于處于關系網絡中的地方的科學研究來說,僅有當地學者的參與是不夠的。地方學研究需要自觀和他觀、內觀和外觀的結合,需要當地學者與外地學者的交流和聯動。每個地方總是處于全局之中,處于整體之中,地方是全局和整體的組成部分。伴隨著國際交往的密切,尤其在今天的全球化時代,一個地方與世界、國家整體的聯系日益增強,這決定了只有將地方置于整體、全局當中,超越地方看地方,才能看清地方在全局中的地位,才能對地方之地方性的形成以及地方發展的脈絡和邏輯有更好的理解。如果不同地方學的學者,一方面注重本地地方學的理論建設和實踐問題,同時加強不同地方學之間的交流溝通,并思考具有一般意義的地方學的理論和方法問題,那么地方學的美好未來就是可以期待的。”

    地方學學術聯盟的建設,順應了不同地方和民族的歷史和文化逐漸成為世界歷史和文化的必然發展趨勢。馬克思恩格斯說:“各個相互影響的活動范圍在這個發展過程中越是擴大,各民族的原始封閉狀態由于日益完善的生產方式、交流以及因交往而自然形成的不同民族之間的分工消滅得越是徹底,歷史也就越是成為世界歷史”。可見,隨著生產方式的日益完善、活動范圍的不斷擴大和交流層次的不斷深入,特別是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民族歷史、地域歷史會成為世界歷史,民族文化、地域文化也會成為世界文化中的組成部分,會形成全球經濟社會文化生態一體化融合發展的有機整體。地方學研究就是立足當地、放眼世界,在人類歷史發展的動態、立體以及各種要素相互作用的巨幅畫卷中,描繪出具有當地特有色彩的畫面。

    中國科學院大學人文學院歷史系主任袁江洋教授在《科學共同體是通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橋梁》中認為:“人類文明的進步取決于不同文明之間的互動互滲,科學和科學文化正是在人類思想大匯聚大整合的基礎上產生的。匯聚取決于歷史的機緣,整合取決于理性主義精神的升華。科學文化是當今世界惟一的跨種族、跨膚色、跨宗教、跨文明的普遍文化;科學人在宏揚理性主義精神、溝通不同文明方面具有一份特殊的責任;科學共同體是通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橋梁。”

    在構建人類利益和命運共同體中,如果說構建利益共同體主要靠企業和資本力量,那么構建命運共同體主要靠科學文化的能量。科學文化共同體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它是通向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橋梁,更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體現和內在靈魂。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文化,是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靈魂,而人類科學文化共同體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靈魂。因此,構建人類科學文化共同體,是地方學研究者推動中國地方學、亞洲地方學乃至全球地方學學術聯盟的意義和動力所在。

    (二)搭建學術交流平臺

    各地方學研究團體,一般都出版和創辦報刊、書籍、網站,是當地學術交流和成果展現的平臺;而各地方學之間互動交流的研究成果,也可以在同一個學術交流的平臺上展現出來,通過挖掘內部潛力以及整合外部資源,努力在更大的系統內發揮整體效應。

    在搭建學術交流平臺方面,中國地方學研究聯席會逐漸形成某種穩定的長效機制。目前學術成果以及相關信息交流的平臺,線上主要有團體博客“地方學研究”、微信群“地方學研究之友”,線下主要有研究成果系列《地方學研究》輯刊、《地方學研究信息》季刊。

    1.團體博客“地方學研究”

    2016年,在公益性思想類網站草根網建立團體博客“地方學研究”,為地方學研究在互聯網搭建學術交流平臺開辟了新的路徑和空間,刊載有關地方學的博文上千篇,訪問量達千萬人次量級,引起廣泛的社會關注。主要刊載了兩個方面的文章:一是中國學,包括國外的“中國學”,例如美國、俄羅斯、德國、英國、澳大利亞、日本、韓國、印度、蒙古國等世界各國的“中國學”研究成果和信息;以及本土“中國學”,例如《如何思考和建構一門真正的中國學》《時代的呼喚:構建中國本土的“中國學”》《江蘇高校召開“中國學”一級學科建設研討會》 等,這是未來中國學構建的必然趨勢。二是中國各個地方學,例如北京學、上海學、重慶學、晉學、桂學、內蒙古學、新疆學、臺灣學、香港學、澳門學、廣州學、杭州學、西安學、成都學、鄂爾多斯學等40多個地方學研究成果和相關信息。

    網絡世界雖然是一個虛擬空間,但是虛擬空間也是一個“地方”,是現實社會的真實反映,是超越傳統意義上的地理物質空間的新的具有無限容量的信息應用“空間”。可以說,“互聯網+地方學研究”,使我們由空間中事物的生產轉向空間本身的生產,能夠生產把各個地方學的成千上萬研究者的智慧融合起來的新的具有無限容量的“空間”。在互聯網,專家學者的“地方”和“單位”印記被淡化,人們看重的是他們的觀點、判斷和預測。他們會變得很單純,目的就是一個,計劃探索真理。

    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在網絡世界,信息交流、互動、共享已經不再是最迫切的需求,而是在全球化的同一個互聯網平臺上,通過大數據以及人工智能等,對人類從古至今以及所能預測的未來即“上與造物者游,而下與外死生無終者為友”的所有信息、知識、智慧,進行規模化、專業化、系統化的分析、識別、分解、重組、融匯、整合、創新,將會成為最大的挑戰、機遇和發展方向,而且將由此帶來人類社會發展方式的根本性的巨大變革。

    互聯網將會深刻影響人類社會的思維、情感、行為、組織等方方面面。21世紀是各種信息的互聯網時代,也是各種資源和智慧的有效整合時代,將從根本上改變學科建設的方式方法以及整個人類的知識結構,全球系統性地方學的構建與應用就是一種全新的探索與實踐。芯片技術、傳感器、云計算的飛速發展讓萬物相連和無處不在的智能化成為普遍,計算機、互聯網與生物技術的結合正呈現出人機共同進化的可能,而“眺望”互聯網時代未來發展,人類將共同面對兩大命題,一是構建“全球腦”,二是促進“奇點”來臨(人類智能中的非生物部分將無限超越生物智能部分,非生物智能部分將占主導地位);其本質在于協調人與人的和諧關系,以及還原人與自然的從屬關系。地方學研究也必須順應互聯網時代發展的大趨勢,研究探討地方學與“全球腦”以及學科體系與“奇點”之間的必然聯系。

    2.論文輯刊《地方學研究》

    中國地方學聯席會學術委員會決定,從2018年開始,組織編輯出版《地方學研究》輯刊,每年出版2輯。作為聯席會的系列出版物,匯集地方學與地方文化研究成果,促進相關系列成果的持續積累,推進理論研究與實踐經驗的交流與分享,不斷提升學術研究水平,擴大地方學與地方文化研究的影響力,打造“中國地方學”特色品牌。這是推動中國地方學學科建設的一個系統性工程。

    2017年9月,在鄂爾多斯召開“中國地方學研究交流暨鄂爾多斯學學術座談會”,收到有關北京學、上海學、晉學、桂學、內蒙古學、臺灣學、廣州學、杭州學、 敦煌學、西夏學、西域學、伊犁學、閩南學、泉州學、揚州學、大冶學、鄂爾多斯學等30個地方學和地方文化研究方面的43篇文章。以此為基礎,鄂爾多斯學研究會2018年編輯出版《地方學研究》第1輯。這是各位作者共同合作完成的成果,也是中國地方學研究團體部分代表第一次“集體亮相”。

    2017年10月,“海峽兩岸地方學與地方文化學術研討會”在北京聯合大學召開,來自臺灣、澳門和大陸(內地)的40余家單位的60多位領導、嘉賓、專家學者出席會議,分享海峽兩岸地方學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的思想與智慧。北京學研究所以此次學術研討會收到的論文為基礎,編輯出版《地方學研究》第2輯。論文內容主要包括海峽兩岸地方學理論思考、實踐探索、地方歷史和文化研究等,是海峽兩岸地方學和地方文化研究者的成果匯集。

    2018年6月,“第三屆京臺學者共研會·京臺地方學分論壇”在北京聯合大學應用文理學院召開,研討主題是“京臺地方學研究互鑒與地方文化交流展望”。來自北京師范大學、北京聯合大學、臺灣高雄中山大學、屏東大學、臺中科技大學、慈濟大學、中正大學以及內蒙古、福建、山西、陜西等地的地方學研究機構的專家學者,圍繞主題展開研討和交流,以期促進海峽兩岸地方學和地方文化研究經驗互鑒和交流合作。在此基礎上,北京學研究基地負責編輯出版《地方學研究》第3輯。

    2019年5月,鄂爾多斯學研究會開展以“地方學與地方發展”為主題的征文活動,收到來自北京、廣東、浙江、江蘇、福建、湖北、河北、四川、寧夏、新疆、內蒙古等全國各地地方學專家學者,有關地方學與地方發展、智庫建設為地方發展服務、城市發展、地域文化和文化旅游等多個方面的35篇論文和研究報告。在此基礎上,鄂爾多斯學研究會負責編輯出版《地方學研究》第4輯。

    2019年10月,在北京舉辦“首屆亞洲地方學與地方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收到來自韓國、日本、馬來西亞、蒙古、加拿大、中國大陸和臺灣學者提交論文70篇,北京學研究基地將在此基礎上負責編輯出版《地方學研究》第5輯。

    3.地方學研究專著系列

    對于推動地方學學科建設來說,中國地方學研究成果系列《地方學研究》輯刊,搭建了一個很好的成果展現和學術交流平臺。雖然輯刊目前還只是論文集,但是這種匯集和積累,為進一步深入研究以及高質量發展奠定著基礎。一方面,輯刊能夠為中國地方學系統性研究匯集和積累很多基礎資料,許多經驗教訓可以學習、借鑒和總結,許多創新觀念和思想火花可以有效整合、激發活力;另一方面,也將促進地方學研究專著系列成果的出現,從而全方位、多層次、高質量構建地方學學科知識體系。

    例如,在首屆亞洲地方學與地方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上,北京學研究基地與鄂爾多斯學研究會共同印制了“首屆亞洲地方學與地方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交流材料”《地方學的構建與應用——以中國鄂爾多斯學為例》專著初稿,就是一種新的探索和實踐。中國地方學研究聯席會執行主席單位負責人、北京學研究基地主任張寶秀教授,對鄂爾多斯學研究者的探索精神和取得的研究成果給予高度評價,與會學者認為鄂爾多斯學研究在促進地方學協同創新、融合發展方面做出了積極貢獻。韓國著名中國學研究者李奎泰教授認為,“地方學的構建與應用”,有較高的理論性論述,讀后感到受益匪淺,收獲非常多,想給韓國學者翻譯介紹,地方學研究專家應該對此深入思考。

    相對來說,專著是在論文基礎上的匯集、整合、提升,是更深入而系統性思考和探索。《地方學的構建與應用——以中國鄂爾多斯學為例》,是在鄂爾多斯學研究17年基礎上的總結與展望,從目錄可以看出基本內容。

    前言:一、地方學及鄂爾多斯學概述;二、知識體系與應用服務;三、中國地方學研究聯席會發揮重要作用。

    第一部分“創立初衷與發展歷程”:一、鄂爾多斯學及其研究會的創建;二、鄂爾多斯學與全球地方學;三、鄂爾多斯學研究的主要成果;四、地方學研究與學科普及;五、地方學研究與智庫建設;六、創建地方學學術聯盟;七、搭建地方學交流平臺;八、促進地方學融合發展;九、地方學走進并融入現實社會;十、地方學走進并融入網絡世界;十一、地方學存在問題與改進措施。

    第二部分“未來趨勢與重點突破”:一、全球性與全球化需要系統性地方學研究;二、創建地方學順應了科學融合發展的必然趨勢;三、地方學研究的主體內容和最大知識增量;四、在地方學的構建與應用中創造和體現科學價值;五、就業是最大民生,通過勞動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六、賺錢是普遍需求,通過資本促進資源優化配置;七、合作的更高境界: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八、促進地方學研究、教學、應用形成一個有機整體;九、以互聯網產品提高地方學的構建與應用效率;十、促進地方學構建與應用的市場化運作;十一、地方學構建與應用研究基地建設。

    畢竟,在首屆亞洲地方學與地方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上,北京學研究基地與鄂爾多斯學研究會共同印制了作為交流材料的專著初稿,引起與會專家學者的關注,例如李奎泰教授準備翻譯介紹給韓國地方學研究者。我們相信會得到很多建議和意見,畢竟地方學的構建與應用,是各國地方學研究者共同的社會事業。各國地方學研究者共同努力,才能展現出國際化的研究網絡,而世界性的一流學科,將由各國地方學研究者的系統性研究的一系列著作成果來支撐。

    四、連接產學研各環節,體現學科體系價值

    地方學是系統工程,是構建學科知識體系,并且應用學科知識體系為社會發展服務。一方面,各地方學需要協同創新、融合發展,共同構建揭示普遍規律的地方學學科知識體系;另一方面,需要把學科知識體系靈活應用于各地發展,最終所發揮的是學科知識體系所揭示和轉化的客觀存在的自然法則的巨大能量。

    (一)連接產學研各環節

    地方學的研究、教學、實踐各環節作為一個有機整體,教學與實踐也能夠逆向促動,倒逼加快學科建設。目前地方學處在從注重學科建設向注重應用服務轉型發展階段。應用服務,可以從學科普及、智庫建設、產業化發展三個方面來推進。例如,鄂爾多斯學研究會是民間學術研究團體,也是內蒙古自治區社科聯和鄂爾多斯市社科聯的社科普及基地,并在全國社科聯第十八次學術工作會議上被評為“全國社科聯創建新型智庫先進社會組織”。可見,學術、科普、智庫“三輪”驅動,對鄂爾多斯學的構建與應用都在發揮作用;而在未來,鄂爾多斯學構建與應用的產業化發展、市場化運作,將開拓更大的發展空間,激活并形成更大的發展動力,體現更大的經濟和社會價值。

    1.學科普及

    習近平指出:“科技創新、科學普及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兩翼,要把科學普及放在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地方學特別需要把創建科學與學科普及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

    從本質上說,科學普及是一種社會教育,其基本特點是:社會性、群眾性和持續性。地方學研究是探索和構建新的系統性學科知識體系,因此,地方學的學科知識體系的普及具有特殊的意義,使研究、科普、實踐更具有互動性,更容易彼此聯系、相互促進,使研究人員以及通過科普獲得學科知識的人們,共同參與和經歷學科知識體系的構建、科普、應用的全過程,從而使社會大眾在這個過程中,具有更多的參與感、獲得感、成就感。鄂爾多斯學在積極走進和融入現實社會與網絡世界,推進學科普及常態化。

    2.智庫建設

    學科普及是公益性事業,而智庫建設向產業化發展邁進一步,通過具體項目,為企業和政府提供使他們創造更大的經濟和社會價值的服務,從而使自己也獲益。對于智庫建設而言,運營可以為研究工作“賦能”,把研究價值通過運營體現出來,這樣更有利于提升智庫的價值和效能。

    地方學研究可以通過開展具體研究課題的智庫建設,在文化旅游、科學教育等領域,促進各地方學之間協同創新、融合發展。應用地方學推動智庫建設的優勢在于,地方學本身就是為了解決實際問題而創建的學科知識體系。系統性地方學研究,把很多地方小網格與全球大網絡連接并融合起來時,就能夠促進很多地方的更多智庫的交流合作。我們推動中國地方學、亞洲地方學乃至全球地方學學術聯盟建設,與此相適應,能夠合作起來為各地發展提供具體研究成果的智庫建設是可以預期和推動的。

    3.產業化發展

    地方學學科知識體系能夠產業化發展,是因為它有價值,并且應用它來為社會發展服務中能夠體現出它的價值;而地方學主干部分的主體內容和最大知識增量,能夠體現最大的經濟和社會價值。

    鄂爾多斯學的構建與應用已經形成了基本框架,明確了方向,找到了切入點,現在需要以社會實踐為推動力,使產學研結合起來共同發力。研究的成果只要以產業、產品的形式轉化為實際的價值,學科人才隊伍就會不斷壯大,研究成果不斷豐富,教學內容不斷充實,使應用、教學和研究形成一個有機整體。在需求—生產—市場擴張—資本介入—教育和人才需求擴張—主干課程的確立和發展—促進更高層次的需求的循環中,勞動、信息、知識以及資本的系統性共同作用下,創造和體現學科價值,實現可持續發展。

    (二)體現學科體系價值

    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當資本和勞動的關系,是包括每個地方在內的“我們現代全部社會體系所依以旋轉的軸心”時,最大的民生是勞動就業,人們普遍的需求是賺錢,因此解決實際問題的地方學研究的兩個抓手,一是通過勞動就業,促進人的全面而自由發展;二是通過創造財富,體現勞動的經濟和社會價值。

    勞動就業與提高收入,是社會大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據2017年統計,鄂爾多斯全市非公經濟總戶187559戶,非公經濟實現的增加值占全市比重71%,非公經濟從業人員占城鎮從業人員總數的82.6%,他們共同最關心的問題就是勞動就業與提高收入的問題。

    系統性地方學研究,要努力通過為大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提供服務,促進人的全面而自由發展;通過為實現人民收入水平普遍提高提供智力支持,促進科學應用資本的運作規律。從人的角度來看,只有在人類命運共同體中,才能實現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發展;從資本的角度來看,社會總資本只有高度集中為唯一的單個資本,資本的集中才算達到極限,從而最終使生產力和生產關系所具有的資本屬性的“外殼”“炸毀”。在這種必然的歷史發展中,怎樣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怎樣科學應用資本運作規律,通過構建人類利益和命運共同體,從根本上改變資本和勞動的關系,將會成為人類最大的知識增量,也使全球地方學的主干茁壯成長。

    馬克思說:“勞動的解放,既不是一個地方的問題,也不是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涉及存在現代社會的一切國家的社會問題,它的解決有賴于最先進各國在實踐上和理論上的合作”。正因為把勞動從商品地位解放出來,是涉及存在現代社會每個地方、一切國家的社會問題,它的解決有賴于世界各國在實踐上和理論上的合作,所以把勞動從商品地位解放出來的馬克思理論的全球化創新發展,將會成為人類哲學社會科學的主體內容和最大知識增量,成為全球地方學學科知識體系主干。

    從宏觀上來看,在資本產生、發展、消亡的過程中,草原游牧民族最先發展了貨幣形式;蒙古族最先使紙幣成為具有信用的主體貨幣,奠定了資本產生的歷史前提;對資本和勞動的關系,馬克思第一次作了科學的說明;而從根本上改變資本和勞動的關系方面,或許蒙古族又能發揮特殊的重要作用。

    草原人最先發展貨幣形式,是為了交換牲口;后來自作聰明的人們用來交換自己,使勞動這個人的內在本質成為可以自由買賣的一種商品。解鈴還須系鈴人。草原人正在深入研究怎樣系統性改變資本的目的、構成、實質以及完善勞動價值評判體系、社會公平分配機制等的內在必然規律。例如,鄂爾多斯學研究系列成果《草原文化與全球經濟一體化——草原人有智慧有能力訓導資本狼》、《靈氣活化“資本論”——試讓人類智慧最高結晶體現巨大經濟價值》(發表于《中國科技發展經典文庫2006卷》)、《資本的信息結構及其功能研究——開發馬克思主義經濟價值的最佳途徑》(獲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頒發的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等,就是這方面的探索。這種探索,為地方學學科知識體系通過產業化發展來體現價值,奠定著基礎。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科學文化可以成為第一生產力,在社會勞動生產力體系中發揮指數效應;可以成為改善社會生產關系的第一法寶,使人們遵循同樣的客觀規律而和諧相處;可以成為社會財富和社會資本主體,使人類在同創共享中惠及每個地方的每個人。從遵循規律創造財富的角度來看,老子云:“圣人不積,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為而不爭”。不積蓄身外之物,總是想為別人服務,結果為別人服務的能力越來越強;總是想給予別人更多的東西,結果能夠給予別人的東西越來越多,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所決定的。系統性地方學的構建與應用,以人法地為切入點,以探索規律為根本任務,以道法自然為終極目標,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以及科學應用資本運作規律為兩個抓手,就是要遵循天之道,形成圣人之道,揭示和反映原本客觀存在的“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自然規律,轉化和體現原本可以共享的“綿綿若存,用之不勤”自然能量。說到底,科學文化所轉化和體現的價值,源于客觀存在的并且原本人類可共享的自然法則的巨大能量。

    (五)結語

    鄂爾多斯學研究,當初悲壯起航,現在揚帆遠航,促進全球地方學融合發展,其動力源是遵循自然法則。我們根據哪些學科文化更接近于自然法則為評判和選擇的標準,把“老子道學、 成吉思汗文化、馬克思理論的比較研究與集成創新”作為重點課題來研究,由此清晰地意識到,人、人所創作的科學文化以及科學文化所揭示和反映的客觀規律,這是不同層次上的三個概念。老子、成吉思汗、馬克思是個體生命,個體生命是短暫的;道學、 長生天理念、揭示真理的理論是人所創作的科學文化,科學文化可以穿越時空得到傳承發展;而道、長生天、真理是本體論層次上的客觀存在,可以統稱為自然法則,它是相對永恒的。我們學習和研究前人的各種科學文化,努力創建新的學科知識體系,是為了學習和掌握方式方法,而最終目的是為了更全面、更準確地認識和把握對任何人、 任何地方來說都是相同的客觀存在的自然法則,現實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自然法則,是人類科學文化共同的根基;在地球自然村這個地方,人類共同揭示、轉化和體現自然法則而形成全球地方學的主干和枝葉。當全球地方學都做合乎真理的探討,“根本任務是探索規律,終極目標是道法自然”成為共識時,全球地方學研究的根基、主干、枝葉就會形成一個有機整體,如馬克思所言:“合乎真理的探討就是擴展了的真理,這種真理的各個分散環節最終都相互結合在一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蒙古族,1960年出生。現在是鄂爾多斯學研究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沒有黨派,認為存在區別于老百姓的各種黨派的歷史條件下,沒有黨派就是最大的黨派;認為無須什么人、什么黨派來代表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因為人民群眾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根本利益。學習馬克思理論與政治和黨派無關,它所揭示的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編、著出版《我們最喜愛的馬克思恩格斯名言》、《包海山論文集》、《以人為本,實現全面而自由發展》(獲鄂爾多斯市第六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等書籍;發表《“現代馬克思”或許出現在中國》、《靈氣活化“資本論”——試讓人類智慧最高結晶體現巨大經濟價值》、《資本的信息結構及其功能研究——開發馬克思主義經濟價值的最佳途徑》(獲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頒發的第一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三等獎)等論文。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rgxhzt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时时宝典老版本4.2.0 欧乐棋牌 安徽15选五开奖结果 老重庆时时采彩开奖 可以赚钱的软件提取 信阳做燃烧粿粒的厂赚钱吗 山西快乐10分钟的玩法 锁屏赚钱测评 马路边卖早餐赚钱吗 时时彩计划群 快乐12任三遗漏 加入美卡联盟怎么赚钱 河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男的让女的努力赚钱 天天乐棋天天乐棋牌 迅雷彩票首页 遇见猎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