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坤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瘋來鋒語 - 張志坤首頁
戰略競爭縱橫談
2019-11-12
字號:

最近一個時期,“戰略競爭”一詞相當熱絡,主要原因是美國政要頻頻將中國形容為他們的“戰略競爭”對手,信誓旦旦要同中國進行一場聲勢浩大的“戰略競爭”。如此一來,今后中美關系很大程度就要是這個所謂的“戰略競爭”關系了,既然這樣,我們就很有必要對“戰略競爭”做一點粗淺的剖白與辯析。


對于什么是“競爭”,國人大概都耳熟能詳焉。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了,國人大都是在競爭環境下走過來的,經慣或見慣了各種各樣的“競爭”。但“競爭”一上升到戰略高度,則未免讓人有點“云山霧罩”的感覺,究竟何為“戰略競爭”呢?


竊以為,“戰略競爭”可以簡單地簡單地形容為方向、目標與道路、模式的競爭,這種競爭是人類最高層面的競爭,是全面、深刻的競爭,具有決定性的意義,其結果將對文明模式的短長優劣具備相當權威的詮釋性與彰顯力。事實上,當年美蘇之間的冷戰,就其實質而言,也是戰略競爭的一種表現形式,蘇聯方面有學者曾將其概括為“和平競賽”,而美國的戰略家則重點強調其中的“和平演變”。“競爭”也好,“演變”也罷,一旦進入上升到戰略層面,最后都難免于殊途同歸,說到底還是誰勝誰負這一基本命題。


明了“戰略競爭”的涵義,或者進行了簡單的“正名”之后,我們就可以對當今世界正在發生或者將要發生的戰略競爭進行一點摸索探究了。


    首先,要弄清都有哪些戰略競爭


以美國為圓點,從美國的視角望出去,同美國具有戰略競爭關系的國家都有哪些呢?

按照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等有關文件的描述,威脅美國查略安全的國家、勢力和事項著實不少,但同美國構成戰略競爭的對象卻為數寥寥,中國榮膺美國頭號戰略競爭對手的寶座,此事已無異議。但除了中國這個首席以外,次席以及其它席位卻未見有詳論細說,猜測起來,大概俄羅斯應該面前算得上一個吧。這樣屈指數來,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也就是兩個而已,能同美國構成戰略競爭關系的大概也就是中美關系、美俄關系。


從俄羅斯的視角望出去,構成一定程度競爭關系的國家可謂不少。美俄關系呈現全方位對抗的特點,雙方有關戰略優勢競爭十分激烈;日本同俄羅斯至今也還沒有簽署兩國和約,彼此之間既在南千島群島問題上對抗,也在美國霸權體系的框架下較勁,因而也具有戰略競爭關系的性質;俄羅斯同歐洲大國的關系耐人尋味,英法德俄四國之間的歷史關系錯綜復雜,如果追尋歷史線索與脈絡的話,那么他們之間都曾發生有戰略競爭關系,并且正是因為這些激烈的戰略競爭而導致前后發生兩次慘絕人寰的世界大戰。但今天的情形很有些不同,今天英、法同俄羅斯很難說存在戰略上的競爭,但德國同俄羅斯的關系卻有相當多戰略競爭的屬性,而法國防范德國的戒心可能更甚于防范俄國,所以法德之間也存在不明朗卻水面以下成立的戰略競爭關系;如果把英法德視為一個戰略整體或集體的話,則北約集團同俄羅斯有激烈的戰略競爭,歐盟同俄羅斯也存在戰略層面的競爭,它們彼此之間形成遏制與反遏制、圍堵與發圍堵的關系。

比較難以把握的是中俄關系。眾所周知,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現在發展良好,在“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系”的框架下,有人可能認為中俄在戰略上高度互補,彼此之間沒有競爭,更沒有戰略競爭。但筆者對此卻不以為然。筆者認為,在全球戰略舞臺上,俄羅斯對自己的定位是美國以外的世界第二號戰略大國,一些中國人所謂中國是世界二把手一說,大概并不為俄羅斯所認可認同,筆者也持有同樣的觀點。就戰略實力而言,現如今的中國盡管經濟實力遠超俄羅斯,但戰略實力卻未見得強過俄羅斯,俄羅斯仍然是全球戰略局勢的操盤手,在諸多地緣戰略板塊和地緣戰略關系上也不甘把影響與作用讓渡給中國,因此中俄之間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戰略層面的競爭。


從日本的視角望出去,構成戰略競爭關系的主要是中國,日本同中國的戰略競爭具有全面、全程、全方位的特點,并且同中美戰略競爭關系高度關聯;俄羅斯是日本防范的對象,但日本要想在軍事戰略上同俄羅斯叫板,目前看還是妄想。


就印度的立場來說,中國一直是印度所要趕超的對象,印度對此從不諱言,也沒有任何一點謙虛與謹慎。在印度政客們的極力鼓噪與推動下,中印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昭然若揭,今后還將持續地發展發酵;印巴之間的對抗十分嚴峻,但彼此之間不是競爭,印度是處心積慮要把巴基斯坦踩下去或者干脆打垮,只是迄今為止一直未能如愿而已。

除了上述戰略競爭關系以外,朝鮮半島南北雙方政權的關系也具有戰略競爭的特點;韓國對日本七個不服八個不忿,但日本對韓國則不屑一顧;伊朗和以色列、土耳其和沙特以及這些國家之間也都存在一定程度的戰略競爭;印尼同澳大利亞之間也是這樣。但上述這些都屬于局部區域內的事情,全球意義及影響相當有限。


這樣一來,有關我們中國所面臨的戰略競爭對手也就不言自明了,他們分別是美國、日本、印度、俄羅斯等。


其次,要說一說各類“戰略競爭”的本性與實質


中美戰略競爭關系具有頭等重要的性質,在中國而言是這樣,在美國而言也是這樣,對全世界而言同樣是這樣。這個競爭關系是如此重要,關鍵在于它關乎全球領導權、關乎美國霸權的未來與前途,因此也關乎世界未來的秩序與面貌。因此,中美戰略競爭遠不只是兩國誰第一、誰第二那么簡單,它是世界范圍的新舊之爭,也是全球性的戰略主導權之爭。


這樣的競爭還能有什么調和與折中的余地嗎?


筆者以為,這樣的“戰略競爭”沒有什么調和與折中的余地,所謂“合作”、“互信”、“協調”之類,充其量就是策略性的口號,或者如同水面上的浮萍,其最終的結果只能是你輸我贏,而不可能有什么“共贏”。


這樣一種戰略競爭將給雙方帶來巨大的戰略壓力,也給其它相關方面帶來相當的壓力與影響,將形成全球性戰略旋渦,裹挾周邊乃至全球要素將其吸附進來使之圍繞旋渦進行旋轉,其力量與慣性是如此巨大,很大程度上將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所以,中美兩國各自的戰略指導者們所面臨的艱巨任務或考驗,就是把控這一戰略競爭如何實現穩定前行而不失控,人類曾經因為戰略競爭失控而發生的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教訓已經足夠慘痛與深刻。


同中美戰略競爭這條戰略主線相并行還有俄美戰略競爭這條重要線路,這條線的戰略競爭具有同中美戰略競爭相同或者相似的性質,同時也是冷戰時期戰略競爭的歷史延續。就屬性而言,這是一個美國難以放下和不得不尋求一種有利于自己的戰略較量,但由于俄羅斯固有的頑冥不化的戰略秉性,這一競爭究竟發展到何時以及何種程度才算有利于美國,現在連美國自己都說不清楚。一句話,針對俄羅斯,美國的戰略目標模糊不清,處于既找不到邊界也找不到底止的尷尬狀態。在旁觀者看來,美俄戰略競爭在俄羅斯那里屬于欲罷不能,在美國這里同樣是騎虎難下。存在于俄羅斯和德國之間的競爭,北約歐盟同俄羅斯之間的競爭,乃至法德之間的競爭,都被裹挾到這個競爭當中,具有附屬和服從的性質。


但是,在中美戰略競爭這條全球戰略主線日趨加大、加重的背景下,美俄之間戰略競爭這條線路隨時都有淡化、隱化的可能,盡管美俄彼此雙方都缺乏基本的信任,在戰略溝通上也障礙重重,從而使可能出現的淡化、隱化變得很不穩定,但中國絕不可對上述這種可能型掉以輕心,而應該通過中俄密切的戰略協作加以對沖。


中俄兩國之間的戰略協作具有極大的背靠背與互補性質,盡管彼此之間存在一定程度的戰略競爭,但合作大于競爭,共贏壓倒競爭,雙方在今后的關系中將進一步協調彼此在蒙古、中亞、南亞、東南亞、非洲、拉美乃至中東歐的立場與行動,從而使各自的戰略步伐更加協調,針對美日歐等的戰略行動也更加合作,因此,中俄之前的戰略競爭是可控和良性的競爭,是中俄兩國各自可以信賴的正向資產。


在當前戰略背景與條件下,中日之間的戰略競爭同中美戰略競爭高度綁架,已經成為其中的一部分,但中日戰略競爭自有其特定的歷史文化根由。從地緣關系上說,中日兩國互爭雄長由來已久,可謂是地緣宿命;從歷史文化角度說,中日究竟誰是亞洲東方文化中心,誰是其中的代表者,日本這個島國自從睜開眼睛看世界的那一天起,就懷抱這方面強烈的野心。它狂傲自大,總想把自己打造成天朝上國,什么“萬世一系”,什么“萬邦無比的最優越的國體”等等,雖然二戰后不再大肆宣揚這些東西了,但看看一個新天皇即位令日本上下如何癲狂,就知道這種意識仍然深根于日本的國民意識之中,并讓他們從骨子里瞧不起近代以來直至今天的中國。所以中日之爭說到底就是誰來主導亞洲太平洋的地區秩序,這樣的戰略競爭可謂根深蒂固。如果僅僅就中日雙方而言,它們之間的戰略競爭倒是可以調和折中、予以人為的把控,條件是中國方面擁有強大的控制能力。真正的危險在于多大程度上被美國霸權所利用操控,被美國所利用操控的程度越大就越危險,就越可能出現破壞性的局面。對此,日本右翼的政客們非常清楚,但如何擺布自己在中美之間的關系,他們現在也是一頭霧水,處于盲人騎瞎馬的狀態,呈現出很大的搖擺性。


至于日俄之間的戰略競爭,目前只能說處于初級階段,距離當年第一、二次大戰之間的水平還有很遙遠的距離,未來是否可能發展到當年的那個水平還很不好說,只要中國日趨強大,這種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中國歷來也沒有把印度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只不過認為兩國之間存在一些領土紛爭。但隨著中國“一帶一路”的戰略的發展推進,印度對中國所構成的挑戰也將越來越嚴重,令中國將難以擺脫其糾纏。在印度方面來說,印度上層政治精英們大國雄心勃勃,總以中國為參照對象,總夢想比中國更好、更大、更強,為此奉行了東看、北上、西進、南擴的戰略方針,可謂四面出擊。印度統治者完全沒有認識到其根本性的挑戰并非來自外部而是源于內部,是整個印度社會并未完成現代意義上的整合,導致這個國家實現現代化的社會與歷史基礎十分薄弱。而沒有國家與民族的現代化,則所謂大國戰略競爭將無從談起。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印之間的戰略競爭究其實質是實現現代化執政,即哪一個能夠率先實現現代化。如果印度能夠先于中國走向現代化,則中印之間的戰略競爭必將熱烈,如果中國在現代化道路上甩開印度,則印度即便野心滔天,對中國進行戰略競爭也將有心無力。所以,中印之爭完全可以把控,且主動權與主導權在中國這面,只要能夠妥善應對印度對中國所發起的各種具體和局部的挑戰,中印戰略競爭就不會有太大的破壞性。

最后,談談戰略競爭中的若干問題


在戰略競爭的命題之下會出現許許多多的大項目、大問題,比如著名的印太戰略這個項目,還比如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這個問題,還比如美國正在全球圍堵華為的案例,等等。上述這些還只是目前人們聽得到看得到的,而人們從公開渠道所聽不到、看不到的還有哪些,不得而知;未來紛至沓來的還將有哪些,同樣也不得而知。所以,這里所談的“若干問題”只不過是表面的或膚淺性的幾個問題。


其一,戰略競爭中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人類命運共同體”學說是當今中國同世界打交道的理論支撐,這一理論為中國同世界各國建設新型國家關系提供了邏輯支持,也為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塑造了道德與道義的外衣,更是中國和平崛起的理論提供了強有力的佐證。如果單就“人類命運共同體”學說的理論邏輯而言,中美兩國之間是命運共同體,美俄兩國也是,南北朝鮮也是,敘利亞政府同ISIS之間是命運共同體,塔利班同美國是命運共同體,世界上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都是命運共同體,一概沒有例外,也沒法分別出例外。


但是,誰都知道,實際情況十分復雜,理論歸理論,實際歸實際,二者之間歷來都有相當大的距離,有時甚至還要有天壤之別。中國奉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論原則當然正確,但在實際推進的過程中必須從實際出發。


對于大多數國家而言,中國完全應該同他們努力構建利益和命運共同體,但對于各個戰略競爭對手而言,則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就要依據各種戰略競爭的不同性質而分別對待。顯然,中國同美國根本就構不成什么“人類命運共同體”,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在可展望的將來也不是。中國同日本、印度也不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因為現實的基礎與條件都遠遠不夠,未來是否有可能,現在還難以判定。中國同俄羅斯兩國之間構成了“人類命運共同體”——如果俄羅斯戰略垮臺,中國有不可承受之重;如果中國被人家“扳倒”,俄羅斯也將岌岌可危,兩國是典型的“一損俱損”。


中國與北約、歐盟也不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但這只是對北約、歐盟作為一個整體而言,具體到其中的各國,中國同英法兩國的關系沒有什么戰略出路,能維持穩定的正常國家關系就算不錯,但中國同德國的關系則大有可為。德國現如今仍處在美國及北約集團的戰略壓迫之下,戰略上是二戰后世界秩序的受苦受難者,德國要實現戰略解放,就必須顛覆現有的全球戰略秩序,所以,從根本上說,中國崛起壯大符合德國的利益,默克爾熱情地贊揚中國的發展進步,聲稱這樣的發展不應被中斷,“不應阻礙中國發展進程”,這話讓有的人聽起來很不舒服,她之所以敢于這等直言,其戰略底蘊蓋在于此,同時也是她14年執政12次訪華、一個西方大國的首腦如此勤快地往中國跑深層次原因。


所以,“人類命運共同體”學說十分重要,但在戰略競爭的大背景里卻不能也不該無原則地套用,而必須予以分門別類。


其二,戰略競爭中的合作與共贏


建設當代新型國際關系當然要高舉合作與共贏的大旗,事實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也確實存在合作與共贏的關系,但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論,而必須把普遍性與特殊性有機結合起來。我們必須承認合作與共贏是當今世界各國關系的主流,這種新型的國際關系具有普遍意義;但與此同時我們還必須承認,當今世界有些國家之間的關系根本還不具備合作與共贏的基本條件,還進行著你輸我贏的零和博弈,有的還在進行著你死我活的決斗,這也是國際關系主流外其它不可忽視的支流。并且比這些支流還更加惡劣的是,戰爭與屠殺仍然還不時上演,還仍然被霸權帝國當做推行政策謀取利益的基本工具。


戰略競爭也是這樣,有的屬于良性,完全能夠實現合作與共贏;有的則屬于惡性,總體和根本上沒有合作與共贏的空間,即便在這種關系內有合作與共贏的成分或現象出現,但也只是表面與曇花性質的東西。總之,合作與共贏的程度與水平依據戰略競爭的屬性而變化,同樣也不能一概而論,也不能搞簡單的套用。


其三,誰是漁翁可以座山觀虎斗


兩強相爭譬如鷸蚌,就要出現相應的旁觀者,有人就會產生漁翁之類的企圖,這是基本的常識。此次中美貿易戰就出現了有關這個問題的議論。有人認為俄羅斯坐山觀虎斗,說俄羅斯樂見中美兩國角力,還有人從經濟角度判定越南、巴西當了得利的漁翁。


竊以為,說俄羅斯樂見中美兩國兩虎相爭倒是說得通,但說俄羅斯想做漁翁以牟利,則根本脫離實際。實際的情況是,中美戰略競爭,其結果無論是中美哪家勝出,對俄羅斯都并非有利,俄羅斯追求的是中美之間的戰略平衡,這樣俄羅斯才處于最有利的地位。至于說巴西、越南漁翁得利,充其量就是多粘一點經濟陽光,在戰略意義上可謂不著邊際。


竊以為,真正可能在中美戰略競爭中實現漁翁而得利者,恰恰是日本。對日本的大國前景而言,中美兩國的戰略競爭給日本的戰略性發展提供了空前的機遇,無論結果如何,不管中美誰能勝出,都有利于日本:如果美國霸權垮臺,日本將獲得戰略解放;如果中國垮臺失敗,日本將獲得新的戰略發展空間。所以,日本十分樂見中美兩強相爭,一定要在其中上下其手、推波助瀾,這就是最近一個時期中日關系反而轉暖的底層原因,美國特朗普動輒嚷嚷說要廢除日美同盟條約,其實也是在變相敲打日本,要拉緊韁繩籠頭令其老實一些,而不要妄想同美國脫軌。


從這個意義上,中國不要指望什么中日關系能走上正軌,小日本歷來很“鬼”,中日關系從來就沒有什么正軌可言。
現在,在霸權的大力推動下,全球性戰略競爭的大幕已經拉開挺長時間了,中美戰略競爭的號角也吹響得為時有日,對此任何人都不可掉以輕心,更不能為此而感到輕松、感到欣欣然,以為美國宣稱中國為戰略競爭者是什么好事、就可以因此對中美關系放心一般。坦率地說,在中國始終有人美國充滿希望,對中美關系充滿希望,應該承認,懷抱美好希望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但同時還必須充分地認識現實,具有足夠的戰略理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本人長期從事教育工作,屬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謂“在行恨行”,本人對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卻對國際政治、戰略問題情有獨鐘,幾年來撰寫了大量文章,盡抒杞人憂天之俗情,渾不知自己是吃幾碗干飯的。這大概也折射出了當代中國社會的一種新面貌,即:當今中國今雖則處在市場經濟下欲望澎湃的時代,但來自于基層老百姓之愛國、憂國與強國的呼聲及沖動依然強烈,這必將形成一種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戰略威懾。正是因為這樣的考慮,所以本人樂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計收獲,冀以愚者之千慮,俾達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rgxhztu.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时时宝典老版本4.2.0 重庆时时彩计划分析app 皇家娱6 天津快乐十分多期走势图 快乐飞艇怎么玩 奔驰宝马老虎机安卓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网上推销东西赚钱 一文鸡怎么更快赚钱 旅游照片怎么分享到网站赚钱吗 宝盈彩票群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五复式模拟投注 南粤风采36选7技巧 微信群怎样打广告赚钱吗 怎样huahua赚钱 刮刮乐买一包能中奖吗